今天是: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动态
新闻动态

在线旅游创业潮褪去:有人坚守,有人追逐区块链

两天前,Airbnb爱彼迎一则有关中国高层的人事任命,将面包旅行创始人彭韬再次带回公众视野:根据任命信息,彭韬将于今年9月担任爱彼迎中国总裁。

旅游圈内,彭韬是一个并不陌生的名字,在三、四年前的在线旅游创业热潮中,彭韬曾是最受人关注的淘金者之一。

在移动互联网狂飙突进的几年里,成立于2012年、主打移动端旅行游记产品的面包旅行曾多次获得过苹果APP store的推荐。2014年年底,面包旅行还曾获得来自腾讯领投的5000万美元C轮融资。

2015年之前,面包旅行的发展可谓顺遂,但移动攻略社区迟迟无法找到合理的商业化路径是戴在这家创业公司头上的紧箍咒。2015年,在行业格局剧烈变化、资本寒冬袭来的新形势下,面包旅行进行了多次商业化探索。该年8月,其推出城市猎人业务,试图打造商业闭环,但这一业务发展难言美好:实际运营效果并不理想,为了扩大知名度和用户需要掏钱补贴。同时,团队重心向城市猎人转移,也导致内容型用户大量流失。

经过一年多的尝试,彭韬在2017年参与创办了新项目民宿托管平台城宿。今年7月6日,Airbnb爱彼迎宣布向城宿投资5百万美元,随后彭韬表示将加入Airbnb爱彼迎任中国区总裁。

尽管面包旅行的种种尝试并未得到理想效果,但彭韬的职业发展可谓成功,与同期淘金在线旅游行业的创业者相比,这是一个不错的结局。并不是所有创业者都有能力与机会在创业受挫后仍能在旅游行业东山再起。

上个月,挂牌新三板、有着“共享住宿第一股”之称的短租创业公司住百家被曝解散、拖欠员工离职补偿。更早之前,2016年,麦兜旅行被证实欠款跑路、明星公司淘在路上负债清算破产、曾以尾单模式扬名的爱旅行解散,而该年下半年一批旅游B2B平台倒闭、跑路的消息,更在瓦解着市场对行业的信心。

接连不断的坏消息早已让在线旅游这个曾经的创业风口褪去了原来的吸引力,大潮退去后,曾在其中拼搏的玩家各寻出路,不同的选择划分了两拨截然不同的人:一部分人选择追逐新的风口,比如区块链;也有部分人选择继续在漫长的旅游产业链条中,淘拣着新的机会。

追风口的人

在线旅游曾让很多投身其中的人受过挫折,但对于部分追逐风口的人而言,机会无处不在。

四年前投身在线旅游创业的部分玩家,在经历了一次失败后如今找到了新的风口——区块链。住百家创始人张亨德是最新加入的一个。

一个月前,住百家被曝解散,拖欠员工工资并强制解散了员工群。一同被曝出的,还有创始人张亨德已投身区块链项目的消息。

成立于2012年3月的住百家曾是本土短租创业公司的代表之一,主要是面向国内游客提供海外短租,并提供以“住”为核心的周边服务,如接送机、租车、管家等,在2016年4月份挂牌新三板,被称为分享经济第一股,但自挂牌后,住百家一直陷入裁员和资金吃紧传闻中。

今年,住百家的局面终于走到无法维持的地步,就在住百家难以为继之时,创始人张亨德投身区块链的消息不胫而走。

张亨德参与的“Travel旅行链(TRA)”项目,据公开资料显示是一个基于区块链等技术,欲建立起一个去中心化的全球旅游出行平台,今年初,Travel上线数字货币交易平台OKEx。该项目白皮书表示Travel核心团队成员来自住百家,并与住百家达成战略合作。

然而在住百家传出一系列负面信息后,如今旅行链已在首页发布公告,撇清了住百家的关系。


旅行链首页公告

对于张亨德参与区块链的动机,有住百家前员工表示,这是其为挽救住百家资金链紧张而做的努力,在此之前,张亨德还抵押了自己的车、房,希望能够缓解住百家的资金紧张状况。但也有人认为,这是在住百家已经大势已去的情况下创始团队的金蝉脱壳之举。

张亨德入币圈的动机在多方说法中仍是一团迷雾,与张亨德相比,更早进入币圈的袁伟目的更加明确。

加入币圈前,袁伟更为人熟知的身份是旅游尾单网站爱旅行的创始人。

成立于2013年的爱旅行是一家主打低价旅游产品售卖的网站,成立后其曾获得500万的天使投资,2014年初爱旅行还接受了比特币首富李笑来数百个比特币投资,估值数百万。

在2014年左右的在线旅游创业潮中,爱旅行的模式非常具有代表性:以低价产品获客,用流量与供应商议价,同时布局资源端。低价产品是吸引用户的法宝,因此在问世初期,爱旅行发展速度很快。但这种依赖低价的模式实际上并没有建立真正的门槛,当对手以更强大的流量优势及价格战进行争夺时,爱旅行的美好故事就很难运转下去了。

资金不足及流量瓶颈的双重打击让爱旅行在2016年彻底停止了运转。

离开在线旅游业后,袁伟找到了新的风口区块链,如今在一些区块链行业大会中,袁伟已经以炒币网CEO这个新的身份亮相。

作为较早投身区块链,且曾获得李笑来投资的人,身为币圈人士的袁伟如今在曾经的在线旅游圈颇有名气,以袁伟为中心,一些投旅游风险投资人和创业者已经形成了一个区块链小圈子。

选择加入币圈的还有曾与庄辰超一同创业的“老兵”戴政,2006年,戴政以联合创始人的身份加入去哪儿,主要分管市场、营销和公关事务,2012年离开去哪儿创办了教育网站决胜网,2017年离开决胜网创办环球悦旅会,回归旅游行业。

根据官网介绍,环球悦旅会“致力于打造会员制特权旅行第一平台。由互联网资深大佬携手国内顶尖投资人共同打造。发起人为戴政、刘毅、姚劲波、王东晖。2017年9月获得沸点资本和谷银资本等千万元人民币天使轮融资。目前会员数超过500万。”

创办环球悦旅会不到一年,今年春节期间的“三点钟群”风暴刮到了悦旅会这。3月起,戴政开始为其推出的区块链项目悦旅链(现已改名优旅链),并将主要精力都放在了这个新的区块链项目上。


环球悦旅会首页有关优旅链的进展介绍

对区块链的共同追逐让戴政与袁伟也产生了交集,一个链圈的交流活动中,身为评委的袁伟为戴政的区块链项目给出了3分的成绩(满分五分),并评论,“这套系统我13年做过,叫TDS,核心的问题是如何获取商户的信任,币圈有三根阳线改变信仰,商家就一个信仰,那就是订单,你这个只是解决了供应链透明的问题,并没有用户很好的激励机制。”

然而事实上,已经成为币圈人士的袁伟,其成绩也谈不上太理想,数字资产行业数据平台AICoin并未收录炒币网的交易量,其发行的平台币CBS也没有收录交易行情。

因为拥有旅游行业的从业经历,投身了币圈和链圈的前旅游行业人士,依然会选择旅游作为切入点,戴政主导的优旅链在对外宣传中便号称要“颠覆携程”,但在区块链行业人士的眼中,旅游是区块链中落地比较靠后的项目。在现实世界中,用户也很难感知到优旅链的颠覆性为何。

一位行业人士直言,无论打着什么名号,这批人本质上就是投机。“说是做区块链,其实都是低端炒币,发币挣钱呀。”

尽管币圈、链圈的诱惑如此迷人,但追风口并非是所有人的选择。

旅游行业何处淘金

曾与爱旅行产生直接竞争的来来会,也是一家以尾单模式起家的公司,这家公司同样在2016年陷入困境。不过与袁伟不同,来来会的创始人康乐在结束来来会项目后,选择继续在旅游行当里寻找机会。

离开来来会后,康乐选择加入海外不动产投资平台有一居任运营合伙人,这家主要瞄准日本房地产市场的公司,业务涵盖房产经纪、短租运营,不是纯粹的在线旅游项目,但仍旧与旅游业产生交集。

袁伟与康乐做出的不同选择,是折戟于上轮创业潮中创业者的两个典型代表:离开与留下。

2014年前后,在线旅游是全民创业热下最受追捧的风口之一。根据IT桔子的数据,2014年,在线旅游行业共发生了129起投资,其中种子轮和天使轮有66起,占比达52%。在竞逐在线旅游蛋糕的过程中,各路风险投资为这个行业掷入了总计5亿美元左右的资金,但几乎一无所获。

经历了此前的挫折,一部分人选择离开旅游行业并非没有原因。已经被放弃的周末游项目周末去哪玩的创始人张文龙曾对《深网》感叹,“做旅游太苦了”。经历了2014年的创业热以及随之而来的倒闭潮后,他已经离开了这个行业。

回顾过去,这波创业浪潮未能取得好结果存在共性原因。

创办于2016年的左驭资本成立之初便定位为专注旅游和服务性消费的研究型精品投资机构,其创始人、CEO胡伟东对《深网》分析,该波创业浪潮中,大部分企业依赖在线渠道、盛行营销、专注大型OTA尚未攻占的细分市场,以定位信息中介角色的模式为主流,事实上与OTA的角色并无太大差别。

而在移动互联网红利不断消退的背景下,在线存量被携程、去哪儿、飞猪等大平台占据,仅有的流量红利对于这些快速成长的公司来说相对有限,很多公司不得不用烧钱的方式面对直线上升的用户获取成本。同时,供应链基础设施较差,对于该批新型创业企业的支持程度较低,使得它们的经济模型在持续扩张的时候严重变形。

“外加一级市场资本市场周期的波动,较长时间入不敷出,而资本逐利的特性也缺乏持续的耐心,这些公司逐渐形成了较为复杂的发展包袱,所以这一波能跑出来的公司数量相对有限。”

在残酷的市场竞争中,也有企业抗住了流量获取成本的暴涨以及巨头进攻的压力扛了下来。

本月初,麦淘亲子宣布完成千万美金级别B+轮融资,领投方为某传统教育行业巨头。成立于2014年的麦淘亲子由艺龙前COO谢震创办,最初以亲子游切入3-12岁儿童家庭的垂直人群,并逐步扩展为覆盖多品类场景教育消费的“自营+平台”模式。

最近深陷普吉岛沉船事故风波的懒猫旅行,也是上波创业浪潮中的幸存者。成立于2013年的境外目的地旅游服务商“懒猫旅行”,主营业务包括碎片化一日游、带接送门票套餐、接送机等服务,同时涵盖包车包船、极限运动等项目。最早其主营云南一日游业务,后转战海外出境目的地。去年,懒猫旅行完成了A+和B两轮融资,其自陈公司已进入盈利稳定期。

成立于2014年的皇包车专注于为中国出境游用户提供中文境外包车游预订服务,今年3月获得5000万美元C轮融资,由红杉资本中国基金领投,原投资方经纬中国、和谐资本,以及经纬中国邵亦波等跟投。

成立于2013年的好巧网如今已转型为全球酒店预订及分销的B2B平台,去年五月获得了B+轮融资。

与其他已经消失的同类公司相比,麦淘亲子、懒猫旅行、皇包车、好巧网们的结局颇为可贵。与“阵亡者”相比,活下来的创业公司均围绕垂直领域进行了深耕,在流量获取上,要么选择与大平台合作,要么通过独特的产品运营聚集了相应的会员群体。总之,它们没有选择与OTA巨头硬碰硬,而是在细分行业扎稳了脚跟。

如今,在线旅游行业仍是巨头把持的世界,对于更多创业者而言,旅游行业是否还值得冒险仍存疑问。对此,马蜂窝联合创始人及COO吕刚持有乐观的态度,他曾对《深网》表示,根据他的观察,虽然类OTA的创业机会看上去几乎没有了,但在更深远的产业链条上,还有很多从业者在进行着各种创新,这里面还有很多机会。

曾计划专注做旅游行业生意的胡伟东,在过去两年面对行业的变化,带领团队通过FA、产业基金、早期直投等业务展开对于文旅行业的价值挖掘。对于产业是否存在创业的机会,他同样持乐观判断。

在胡伟东看来,近两年,虽然行业还是巨头把持核心市场份额的状态,但是巨头“眉毛胡子一把抓”肯定会受到一些挑战,这些挑战会使得细分市场开始分化,相应的细分市场可能会出现新的流量入口,比如商务旅游、亲子旅游、滑雪旅游、游学旅游等。

同时,“随着消费升级,很多的产品服务机会也会随之出现,这可能是传统巨头无法有效顾及的地方,是诞生新机会的希望。”

 

 

来源:网络

【上一篇】:
【下一篇】: 台湾旅游业:近一年陆客团较同期大减97万少赚5

【加入收藏】 【打印此文】 【关闭窗口】